>

煤矿276个工作日是怎么来的,煤炭行业如何

- 编辑:娱乐云顶 -

煤矿276个工作日是怎么来的,煤炭行业如何

“2014年吨煤成本1100元,2015年涨到1500元。”山西某煤矿负责人李忠感慨道,过去成本低、效益好的“明星矿”,现在却成了人员多、负担重的“包袱矿”。附近类似的老矿共有10座,涉及人员4万余人。这无疑是当前煤炭业困境的一个缩影。

行业亏损面90%以上,价格跌回12年前

近日,国家发改委、人社部、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要求引导煤炭企业减量生产。

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正就煤炭去产能征求意见,严厉程度远超此前,主要涉及调减工作日、暂停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淘汰落后产能、引导僵尸企业退出、推进煤电一体化、鼓励国有资产证券化等六大措施。产煤大省先行先试各有侧重,其中最大难题是人员分流。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底,全国煤矿数量1.08万处。其中,年产12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1050处,比2010年增加400处,产量比重由58%提高到68%。

通知明确,从2016年开始,全国所有煤矿按照276个工作日规定组织生产,即直接将现有合规产能乘以0.84(276天除以原规定工作日330天)的系数后取整,作为新的合规生产能力。对于生产特定煤种、与下游企业机械化连续供应以及有特殊安全要求的煤矿企业,可在276个工作日总量内实行适度弹性的工作日制度,但必须制订具体方案。

惨况 卖一吨煤赔百元 超九成企业亏损

“十二五”期间全国煤炭产量仍在不断增长,2013年煤炭产量达到39.74亿吨,后续有所回落,2015年全国原煤产量36.85亿吨,同比下降3.5%,与2010年相比,年均增长2.57亿吨。

以276个工作日核减产能的由来

从2002年开始,煤炭业进入“黄金时代”,吨煤价格从最初的不到200元/吨一路飙升到2008年7月的1070元/吨,而作为市场风向标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在2011年最高达到853元/吨。

与此同时,进口煤价格具有竞争力,2015年我国煤炭进口2.04亿吨左右,同比下降29.9%;出口532万吨,同比下降7.1%,净进口1.99亿吨。然而,煤炭库存依然居高不下。据介绍,到2015年底全社会存煤已经持续48个月超过3亿吨。

《通知》明确,从2016年开始,按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煤矿产能,原则上法定节假日和周日不安排生产。

煤炭行业的暴利吸引资本“井喷式”涌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十一五”期间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达到1.25万亿,截至2015年底的十年间该指标更是累计达3.67万亿之巨。目前全国煤矿总规模为57亿吨。其中,正常生产及改造的煤矿39亿吨,停产煤矿3.08亿吨,新建改扩建煤矿14.96亿吨。

在产能快速增长的同时,煤炭消费需求则明显放缓,2014年全国煤炭消费同比下降2.9%,2015年预计下降4%左右。

这276个工作日是如何确定的?

而“十二五”期间全国煤炭产量增速先高后低,2013年煤炭产量达到39.74亿吨,后续有所回落,2015年全国原煤产量36.8亿吨,同比下降3.5%,与2010年相比,年均增长2.57亿吨。与此同时,进口煤价格具有竞争力,2015年我国净进口煤炭2亿吨左右。

据姜智敏副会长介绍,从行业监测数据来看,2015年末中国煤炭价格指数125.1个点,比年初下降了12.7个点,降幅9.2%。秦皇岛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从2011年10月*高点860元/吨,跌至2015年底370元/吨,已跌至2004年末的水平。

2005年发布的《煤炭工业矿井设计规范》明确规定,“矿井设计生产能力宜按年工作日330天计算,每天净提升时间宜为16小时”。煤炭生产企业实行“三班倒”、“四班倒”都是以此为基准,这也包含了检修时间。不过,自2016年3月1日起,该《规范》将废止,矿井设计将执行新的国家标准。

在产能快速增长的同时,煤炭消费需求则明显放缓,2014年全国煤炭消费同比下降2.9%,2015年预计下降4%左右。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4.6%,利润同比下降61.2%,降幅比2014年扩大了16.8%,行业亏损面达到90%以上。

“煤炭供给处于紧张或紧平衡状态的时候,大多数煤矿连续生产作业,工人长期坚持节假日不休息,但当下条件已发生了变化。”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说,“一方面,社会煤炭库存已超出3亿吨。另一方面,煤矿基础设施条件的改善、智能化开采技术的进步,为合理安排矿工正常生产和休息打下了根基。”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国煤炭价格指数125.1个点,比年初下降了12.7个点,降幅9.2%,秦皇岛环渤海动力煤价370元/吨,比年初下跌155元/吨,跌幅为29.5%,已回到2004年末的水平,2015年煤价平均水平位425元/吨。

“受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优化、能源结构变化、生态环境约束等因素影响,2012年以来,煤炭需求增速在不断放缓。” 姜智敏分析称,影响煤炭行业运行的主要矛盾和问题有三个:首先,市场供需严重失衡。近10年来,煤炭采选行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投入3.67万亿,形成了巨大的规模。与此同时进口保持高位,进口煤价格有很强的竞争力。

国家煤监局透露,重新确定的276天工作日=全年365天-11个国家法定节假日-52周休息日(每周允许一天半休息),“煤矿生产有其特殊性和差异性,一周五天工作制有难度,但实行按月集中休息,从生产、安全、技术上都是可行的”。

“当前山西的吨煤坑口价在180元到190元,而大煤矿的成本价在278元到340元,这意味着每吨煤亏100元左右。如果2016年持续这种水平,整个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说,2015年底,全社会存煤持续48个月超过了3亿吨。前11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4.6%,利润同比下降61.2%,降幅比2014年扩大了16.8%,行业亏损面达到90%以上。

第二,结构不合理。产业结构、技术结构、产品结构不合理的问题仍然突出,生产集中度低,人均效力低,产品结构单一。煤炭清洁生产、深层次加工仍面临诸多问题。

对于生产特定煤种、与下游企业机械化连续供应以及有特殊安全要求的煤矿企业,《通知》提出,可在276个工作日总量内实行适度弹性工作日制度。

施救 脱困升级酝酿超严举措

第三,体制机制的约束。企业管理粗放,税费负担较重,社会职能分离难,衰老报废煤矿退出机制不完善等问题依然是行业发展的瓶颈。

据了解,自2016年一季度起,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监局将对煤炭企业重新核定产能情况进行监督检查,从严从重查处超能力生产行为。

面对煤炭行业的寒冬,自2014年7月以来,国家发改委牵头建立了煤炭行业脱困联席会议制度,到1月20日为止已经召开了46次会议,这意味着平均1个月就要召开2次会议。

中央设立专项资金支持“去产能”

据预测,该制度的实行将直接核减16%的煤炭产能。以2015年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原煤产量36.85亿吨计,可直接核减产能5.8亿吨左右。有业内人士肯定地表示,如果政策执行到位,预计半年时间,去产能的效果就会在煤炭价格上体现出来。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宏表示,从近期来看,主要是依法控制煤炭产能无序增长和产量大规模释放,还有控制煤矿的超能力生产和减少劣质煤使用。从中长期来看,化解产能过剩将与淘汰落后产能相结合,建立长效退出机制。

事实上,面对煤炭行业的寒冬,过去两年来行业救市、减负政策可谓是“轮番上阵”。2013年,国家取消重点电煤合同,煤炭供需企业自主订货、协商定价,实现电煤价格并轨。2014年7月,国家发改委牵头建立了煤炭行业脱困联席会议制度,截至今年1月20日,已经先后召开46次会议。

淘汰落后与过剩产能打出组合拳

上述征求意见提出,2016年起试行两年内将煤矿年设计工作日从330天调至267天,适当核减煤矿产能,推行法定节假日和每周日集中休息。与此同时,从2016年开始,两年内暂停审批新建煤矿项目,已开工的违法违规建设煤矿,在补办手续时,按130%-150%的比例淘汰过剩产能。对超能力生产的,一律责令停产;对发现连续超产的,停产时间不低于6个月。

2015年,神华、中煤、兖煤等行业龙头带头减产挺价。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与信息部主任陈养才介绍,“十二五”期间,全国累计淘汰落后煤矿7250处、落后产能5.6亿吨;2015年,全国淘汰落后煤矿1340处、落后产能约9000万吨。

煤炭企业实行减量化生产是现阶段行业脱困最好、最快的办法,它同时也为行业淘汰落后产能、过剩产能腾出了时间。这个时间要用3年至5年。

娱乐云顶,按照设定的目标,用三年左右时间退出国有煤矿300处、淘汰产能3亿吨;关闭小煤矿4000处、淘汰落后产能4亿吨;分流人员100万人。产能退出实施以奖代补,煤炭产能每退出1吨,政府奖补150元,其中中央100元、地方50元。

即便如此,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依然突出。“过去10年技术进步很快,因此建成了许多大型现代化煤矿,集中在山西、陕西、内蒙古等资源良好地区。这些地区超能力生产很容易也给市场带来了一些问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宏称,控制实现产能出清,从近期来看,主要是依法控制煤炭产能无序增长和产量大规模释放,严格治理不安全生产、严格治理劣质煤生产消费。

从不同口径综合分析,全国现有煤矿近万处,煤炭产能40亿吨左右,在建产能10亿吨左右,总数在50亿吨以上。年产30万吨以下的小型煤矿7000多处,产量仅占10%左右。煤矿数量多、集中度不高的现状,是煤炭行业去产能的难点。

“去产能的最大问题就是在岗职工的安排,中央设立了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筹集的化解过剩产能资金进行补助,主要用于人员安置,支持力度与去产能规模挂钩。但到底有多少,具体怎么花,正在研究中。”姜智敏称。而此前有消息称,该专项资金规模首期可能为300亿元。

从中长期来看,化解产能过剩将与淘汰落后产能相结合,建立淘汰落后产能长效退出机制。与此同时,进一步优化煤炭的生产布局。

“十二五”期间,全国已累计淘汰落后煤矿7250处、落后产能5.6亿吨。“未来3年,在不审批建设新矿井的基础上,再关闭退出近5000处煤矿,淘汰5亿吨产能,将煤炭产能总量控制在40亿吨是较为合理的。”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一位负责人表示。

推进煤电一体化也是“脱困升级”措施之一。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目前煤炭企业参股控股的电厂权益装机容量1.5亿千瓦,占全国火电装机的六分之一。而征求意见稿提出,2016年底前中央五大发电企业和一定规模以上的地方国有发电企业,对煤矿实施控股参股、并保证煤矿产能达到发电企业2015年电煤实际消耗量的20%以上,2017年-2018年控股或参股煤矿产能达到发电企业上年度电煤实际消耗量分别达到30%、40%。此外,利用金融手段,推动国有资产证券化。

“根据此前的统计,在计划经济时期建成的700多处煤矿,经过几十年的开采,目前大部分都接近了资源枯竭期。上一轮政策破产了266处,还有300多处。应当建立煤矿长效退出机制,来引导支持和鼓励这些煤矿退出市场。减少市场的有效供给量,缓解供大于求的趋势。”张宏表示。

怎么退出这5亿吨产能?

包袱 去产能面临人员退出难题

1月4日,李克强总理在太原主持召开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工作座谈会提出,中央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筹集的化解过剩产能资金进行补助,主要用于人员安置,支持力度与去产能规模挂钩。妥善解决企业办社会职能和历史遗留问题。

“四类矿井将是此次退出的主力。”国家煤监局一位负责人表示,一是大量不符合安全条件、非机械化开采的小煤矿。二是国有企业资源枯竭、长期亏损、资不抵债的老矿。三是上一轮关闭破产剩下的300多处煤矿。四是部分产煤大省实行兼并重组后的僵尸煤矿。

在张宏看来,这些政策要落实到位,很关键的一环是主要产煤省的去产能力度。从产量分布来看,2015年东部、中部和西部的煤炭产量在全国的占比分别为8.2%,37.1%和52.7%,其中晋陕蒙宁四个省区煤炭产量占到全国的65%以上。

“去产能的*大问题就是在岗职工的安排,中央设立了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筹集的化解过剩产能资金进行补助,主要用于人员安置,支持力度与去产能规模挂钩。但到底有多少,具体怎么花,正在研究中。”姜智敏副会长表示。

提高技术力量、扩大资源规模,提升产业集中度是另一个重点。根据各地的资源赋存条件,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4个煤炭主产区的煤矿产能须大于60万吨/年。冀、辽、吉、黑、苏、皖、鲁、豫、甘、青、新11个地区产能须大于30万吨/年,其他地区产能须在9万吨/年以上。

经过三次大的煤炭资源整合后,山西进入“大矿时代”,进一步压缩淘汰落后产能的空间十分有限。《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山西煤炭行业职工近百万人,仅山西省属五大煤炭集团职工人数就超过70万人。2016年,对于山西来讲,煤炭行业去产能面临两大难题,首先引导衰老矿井退出,减少无效产能。由于国有老矿退出机制仍未出台,大量资源即将枯竭或者已经枯竭的老矿由于人员无法退出,产量大幅衰减,亏损不断增加,仍在艰难维持。其次,就是引导“僵尸企业”,尤其是部分整合矿井有序退出。目前山西共有煤矿1000余座,但业内人士称,其中生产矿井只有一半多。由于市场急剧下行,部分在建矿井面临资金短缺、断裂,甚至投产即亏损的局面。

煤炭行业要不要设立“地板价”?

为防止一边淘汰落后,一边建新井扩产能,“在建煤矿项目应按一定比例与淘汰落后产能和化解过剩产能挂钩”。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山西就是最好的例子,“当年山西搞整顿关闭,产量大幅下降,但之后重组煤矿扩规模又增加了近3亿吨产量”。

黑龙江的情况如出一辙。据了解,2015年该省煤炭产量约6700万吨,产能利用率不足65%,其中龙煤集团煤炭产量约占黑龙江省的一半,但至2014年底,企业亏损已超40亿元。龙煤集团党委书记孙永奎说,人员包袱是困扰龙煤集团的最大问题。在去年转岗分流10万人的基础上,还将对巨亏企业进行关停并转,推行内部市场化经营,实施混合所有和股份制合作等措施。

“当前山西的吨煤坑口价在180元到190元,而大煤矿的成本价在278元到340元,这意味着每吨煤亏100元左右。如果2016年持续这种水平,整个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姜智敏说。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部主任张宏表示,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四个煤炭调出量省(自治区)的产量占全国总量的65%以上,从整体利益考虑,须加大主要调出省(自治区)的产量控制、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

而按照贵州省2016年能源工作会议的安排,将严格控制正常生产建设煤矿数量,新建煤矿实行退一进一总量控制。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关闭煤矿80处。“贵州主要还是着力于煤炭业的兼并重组,目前有一些动作,不过值得警惕的是背后潜在的经济纠纷风险。”有知情人士称。

“我们测算了一下,2015年全年吨煤平均价格是425元,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少量的企业能够盈利,但是如果按照现在370元/吨的价格,维持一年的话,煤炭板块肯定是亏损的。”陈养才表示。

煤价止跌回升、稳定价格成为众多企业脱困的指望。今年1月13日,国家发改委发出关于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设定成品油价格调控“地板价”为40美元,即当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低于每桶40美元时,国内成品油价格不再下调。

那么,煤炭行业有否考虑设立地板价?

“熔断机制和地板价,有企业提出需求。” 姜智敏坦言,“至于要不要设立一个地板价,我们的想法是要保持煤价的合理回升,应该采取综合性措施。我们可能更侧重供需关系的调整,因为煤价是由供需关系所决定的。”

展望“十三五”期间煤炭工业的发展,煤炭工业协会认为,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能源革命有新的要求,煤炭作为主体能源地位不会改变。随着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国家推动能源结构调整,非化石能源比重增长,煤炭将继续低速增长但仍会保持较大规模。

“煤炭工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重点应该是控制总量、优化布局,控制增量、优化存量,淘汰落后、消化过剩,调整结构、促进转型,提高质量、提高效益。”姜智敏如是说。

本文由冶金专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煤矿276个工作日是怎么来的,煤炭行业如何